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www.gs5000.cn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党史故事 >

宋庆龄营救廖承志出狱始末

发布时间:2015-08-15 11:52:51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
宋庆龄营救廖承志出狱始末
  廖承志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党和国家的优秀领导人。廖承志是国民党元老廖仲恺和何香凝之子,出身国民党名门,却因信仰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而且在革命几次陷入低谷时从未改变初衷,始终坚定地跟党走。在残酷的革命斗争生涯中,廖承志多次被捕入狱,所幸每次都能化险为夷。1933年,廖承志又一次在上海被捕,为了营救廖承志,宋庆龄联合蔡元培、柳亚子等许多知名人士积极奔走,与国民党反动当局交涉,最终成功地将廖承志从敌人手中解救出来。
  
  叛徒变节,廖承志不幸落入敌手
  
  1908年,廖承志出生于日本。童年时,他常常与父母一起去孙中山家做客,他叫宋庆龄“姑姑”。后来,廖承志从日本早稻田大学学成归国后,和母亲、姐姐一样,全力协助宋庆龄开展革命工作。当时,他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宣传部部长、全国海员总工会党委书记,为党做了大量情报传送工作。廖承志的革命行动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注意,特务组织对他进行了严密的监视,寻找机会将他逮捕。
  
  1933年3月28日下午,廖承志在租界不幸被捕。廖承志的被捕与叛徒的出卖有关。当天上午,全国总工会秘书长王其良被捕随即叛变,他供出了一批上海地下党员的名单。巧的是,当天下午正好有一个秘密会议在罗登贤和余文化二人的寓所里召开,廖承志是与会者之一。等他来到开会地点时,才发现罗、余二人已经被捕,自己也落入敌人的圈套。当时,廖承志刚满25岁。
  
  双管齐下,宋庆龄为营救廖承志造势
  
  得知廖承志被捕的消息,宋庆龄立即前往寓所慰问何香凝并询问具体情况。然后,她与蔡元培、杨杏佛、柳亚子等人商量,拟以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会的名义,聘请吴凯声大律师为廖承志的辩护律师,通过法律的途径将廖承志营救出狱。
  
  吴凯声是当时上海滩赫赫有名的爱国大律师。就在廖承志一案事发的前一年,吴凯声还受周恩来之托,为着名共产党人陈延年(陈独秀长子)出庭辩护。
  
  廖承志被捕的第二天,杨杏佛找到吴凯声位于辣斐德路(今复兴中路)六一二号的寓所。杨杏佛开门见山地说,我是奉了宋庆龄、蔡元培两位同盟会主席之命以及何香凝女士之托而来,请您出任辩护律师,营救廖承志等三人。吴凯声听清原委后,一口答应下来。杨杏佛听后大喜,他告诉吴凯声,现在和廖承志关在一起的另外还有两位爱国人士,他们是一对兄妹,哥哥叫陈赓,妹妹叫陈淑英,是24日在公共租界被逮捕的,三人会同庭受审。陈赓是廖仲恺在黄埔军校一期的学生,所以早就和廖承志相识。杨杏佛对吴凯声说,如果能同时担任陈氏兄妹的辩护律师一并救之,将不胜感激。吴凯声亦答应下来。
  
  经过一番准备,吴凯声前往巡捕房与廖承志和陈赓见了面。廖承志早就听闻吴凯声的大名,清楚他是一名支持革命的进步民主人士,于是将一切情况详细讲明,两人随即对案子作了一番商议,最后廖承志签署了律师委托书。吴凯声又会见了陈赓,将陈氏兄妹被捕的原因、地点和时间等一一作了了解。当晚,吴凯声就与何香凝、杨杏佛进行了密谈,就第二天开庭事宜进行商议。
  
  在吴凯声积极为辩护的事情努力时,宋庆龄同时在另一个领域里替廖承志一案声援。她在中央研究院召开了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会执行委员会议,专门讨论廖承志入狱一事,正式发表宣言指出:“3月28日罗登贤、余文化、廖承志三人由同寓者之报告被捕,依报章所载,其罪状为加入共产党及工会运动,罗、余两人于寓所逮捕,廖于数小时后竟因偶尔投访,同遭拘禁……即使被告为共产党员,尚非法律所不许,应即立刻释放,盖信仰自由屡载约法,为吾国民必争之权利。”宋庆龄此番宣言发表后,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回应。很快,廖承志一案就成了全国民众关注的焦点。
  
  开庭辩护,吴凯声慷慨陈词
  
  3月31日,位于上海四川北路的高二分院开庭审理廖承志一案。吴凯声如约作为廖承志的辩护律师出庭。此外,他还动员多名律师一起组成律师团为之辩护。因为需要营救的共有5人,所以他们还做了分工,吴凯声本人和马常担任廖承志及陈赓兄妹的辩护律师;蔡晓白、陈炳煜等则担任罗登贤和余文化的辩护律师。柳亚子作为营救方案的策划人之一,带着女儿柳无非到场旁听。
  
  在法庭上,吴凯声当着各界人士之面一一列举事实,与租界当局雇用的律师进行了激烈辩论。整个审讯辩护过程十分精彩。第一个被传唤的是陈赓。陈赓按照与吴凯声事先的约定,表示“我同妹妹陈淑英是来上海治病的”。之后,他又借法庭作讲台,大谈抗日,痛斥政府弃守东三省,残害爱国青年。一番慷慨陈词,变口供为控诉。台下的国民党代表面面相觑,尴尬不已;旁听席上则是人人激奋,群情沸然。
  
  此后,被传唤的是廖承志、罗登贤和余文化三人。吴凯声与当局律师之间进行了一番激辩,他当堂宣读了何香凝所写的一封亲笔信。信里的意思是她本来要到法庭上就住处、买茶和给钱等三条一一陈述,怎奈旧病复发,连床都下不了了,只好写一封信。在信中,何香凝列举了三条:第一,小儿廖承志从欧洲回国后就一直住在家中。那天巡捕房的人来家里调查,我一时受惊,没能给出明确的答复。我现在在信里明确表示,廖承志是和我一起住的。第二,廖承志到欧阳先生家是去商量运送茶叶,给血战日寇的我国东北军壮壮士气,改善改善伙食,因此并没有别的意图。第三,我给儿子银洋那是为了补充抗日的资金,是廖承志他本性慷慨大方,才可能借给朋友。总之,何香凝坚持“予与廖先生为国奋斗,其目的在求民族国家之生存”,希望法院能够秉公办理。何香凝的信在法庭上产生了很大的作用。怎料,叛徒王其良突然出现在法庭上,一口咬定廖等三人是共产党员。一审结束后,法庭依旧不肯松口,打算将5人引渡给上海警察总局。随着法官的一声宣告,法庭散场,陈赓、廖承志等五人被押上一辆红色汽车。吴凯声果真身经百战,经验老到。他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在庭审结束后,跳上了自备的黑色轿车,紧随囚车到了总局。
  
  在总局门口,吴凯声跳下轿车义正辞严地说,根据国民党刑事诉讼法关于被告侦讯完毕,可交辩护律师“责付”出狱的规定,要求总局立即将被告廖承志“责付”给他。然后,吴凯声径直往里走,直奔局长办公室。当时担任警察局长的蔡劲军是吴凯声留学法国时的同学。见面后,吴凯声软磨硬泡,企图说服他。怎奈蔡劲军知道这不是小事,为了保住头上的乌纱帽,死活不肯松口。吴凯声只得使出最后一个绝招。他胸有成竹地对蔡劲军说:“你给吴市长打个电话吧,听听市长是怎么说的。”原来,柳亚子在前一天就找到他在法院当庭长的朋友郁华,打听当局到底想如何处置廖承志。郁华当时的职务是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他的弟弟就是着名的左翼文人郁达夫。事实上,郁达夫的很多壮举都和郁华有关。郁华向柳亚子透露说,按照南京方面的军法处理要求,会将廖承志“引渡”到南京,一旦到了南京,别说出狱无望,就是性命也会堪忧啊。郁华答应柳亚子,会尽他所能尽量拖延时间,但这事真要翻盘的话,还得大人物出面。柳亚子谢过郁华后,赶紧赶到何香凝家里告知。何香凝知道儿子一旦被送往南京,就等于送上绝路。于是她当机立断对柳亚子说:“你跟我去一次市长府,去找吴铁城!”
  
  力挽大局,何香凝逼迫蒋介石放人
  
  吴铁城是当时的上海市市长兼淞沪警备司令,他一看何香凝坐在藤椅里被抬着进来,就知道廖夫人此番前来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于是就故作镇定地请何香凝进屋,满脸堆笑说:“请,请,廖夫人请进来坐。”何香凝故意大声说:“我不是来做客的,我是来坐牢的!承志哪里是犯了什么大罪,不就是骂了蒋介石几句吗?要说骂老蒋,我骂得最多了。你们不如把我也抓起来吧!”柳亚子也在一边附和说:“廖夫人要是坐牢,我也作陪!”
  
  廖仲恺、何香凝在国民党内根基深厚,一旦出了什么事,吴铁城也是无法担待的。于是,他赶紧通过宋子文给蒋介石报信。蒋介石知道何香凝个性执拗倔强,又是国民党元老,人脉宽泛,要是真动了她的儿子,保不齐出什么大乱子,就松口说:“你们看着办吧,不要搞得不可收拾。”吴铁城有了这个指示,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他对何香凝承诺说:“廖夫人大可放心,一定会将爱子保释出来。”所以当蔡劲军打电话问吴铁城如何处置廖承志一案时,吴铁城在电话里明确表态:廖承志可以“责付”释放。蔡劲军放下电话,如释重负,跟吴凯声说,可以“责付”了。
  
  当晚,吴凯声就以辩护律师的身份,将廖承志保送至辣斐坊(现复兴中路复兴坊)七号的何香凝寓所。尚病卧在床的何香凝见儿子回来了,喜出望外。她一把抓住吴凯声的手,连声道谢。过了几天,廖承志的姐姐廖梦醒回到家中,把一支神秘的香烟交给廖承志。廖承志打开一看,是党中央通知他到中央苏区的密件。他欣喜若狂,匆匆准备即告别母亲,踏上了革命工作的新征程。(摘自《党史纵横》)
相关文章推荐:
  • 宋庆龄小时候的故事
  • 宋庆龄的情人揭秘|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 廖承志简介,廖承志子女
  • 宋庆龄照片
  • 廖承志简介
  • 宋庆龄四次不为人知的哭泣
  • 揭秘:宋庆龄嫁给孙中山不为人知的内情
  • 孙中山、宋庆龄、蒋介石的悲欢离合
  • 宋庆龄的故事三则
  • 宋庆龄为何表明不愿与孙中山合葬?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