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www.gs5000.cn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历史人物 >

贺英简介

时间:2015-03-23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
贺英简介
  贺英(1886年5月17日—1933年5月5日),湖南省桑植县人,革命烈士。1906年,与丈夫组建与恶势力抗衡的地方武装;1916年,支持贺龙杀死盘剥农民的大豪绅,赶走知县;1922年,丈夫被害后,继续率领群众武装;1928年春,将千余人的武装交给贺龙、周逸群,从此加入工农革命军,参加桑植起义;1930年春,贺龙率红军东下洪湖,她率游击队在湘鄂边根据地坚持游击;1932年反“围剿”后,国民党军和地方武装包围根据地,她率部坚持斗争;1933年5月5日,因叛徒告密,游击队驻地被敌人包围,在激战中壮烈牺牲。
  
  早年经历
  
  贺英,原名贺民英,1886年农历4月14日(公历5月17日)生于湖南省桑植县洪家关。
  
  贺英兄弟姊妹7人,她居长,下有4个妹妹,两个弟弟。长弟贺文常(即贺龙),次弟贺文掌。这样的家庭环境,促使她从小就帮助父母排忧解难,养成了勤劳勇敢、开朗倔强的性格。贺英小时候没有机会读书,到了六七岁便开始帮助做家务劳动。她在姊妹兄弟中威信很高,谁若互相打闹,惹事生非,旁人只要说一声“我向大姐告状去!”大家立即停止活动,鸦雀无声了。
  
  贺英长到十三四岁,按照旧时代的习俗应当包脚了。可是,她敢于反对封建礼教,坚决不肯包。族内一些婶娘们责备道:“女儿家,伸出一双大脚板,不怕别人笑话!”贺英指着那些小脚女人嘲笑道:“你们包成二指宽的尖尖脚,走路一扭一扭的,小心踩死蚂蚁!”婶娘们讨了个没趣,只好又寻到她的父母说:“养女不教,一双大脚,疯疯癫癫,成什么体统?”父母听后叹口气,对贺英说:“香姑,你还是包脚吧,免得人家笑话。”贺英理直气壮地说:“不值得!一个人活在世上,不在脚板大小,要看她的路子走得正不正。我们穷苦人家,把脚包得尖尖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长起嘴巴靠谁养?”
  
  父母听女儿说得在理,也就再没逼她包脚了。贺英一天天长大,到了十六七岁,挖地积肥,踩田除草,样样农活都是一把好手。
  
  壮烈牺牲
  
  1933年5月5日这天晚上,贺英他们驻扎洞柘湾,由于叛徒许黄生的告密,团防队长覃福斋、神兵头子吴大坤、保长申海青带领300多人把他们团团包围了,敌人先打死哨兵唐佑清,然后用密集的子弹向屋里扫射。
  
  贺英正在睡觉,听到枪响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就从床上抄起枪来和敌人展开了激战。贺英镇定地拔出双枪从窗口向攻上来的敌人射出两串子弹,把敌人打得缩回了竹林里。她命令一班精强力壮的队员守住大门,叫二妹贺戊妹带领伤病员和家属,掩护他们迅速从后门撤退。
  
  贺戊妹手握短枪带领着这些伤残老弱的人们冲出后门隐蔽地向外突围,她为了掩护大家安全撤退,向敌人连续进行射击,打得敌人不敢拢来,伤员和家属得以撤了下去。但她的腰部中了一弹,不幸负伤了,她顽强地紧捂住伤口继续战斗,子弹很快就用尽了。戊妹抽出大刀和扑上来的敌人展开了肉搏。在砍倒数名敌军后,终因寡不敌众,臀部被刺刀刺伤,接着肋下和小腹被数把刺刀攒刺,血流如注,昏迷在地。
  
  这时,贺英正在前门双手紧握双枪,带领游击队员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突然一颗子弹打在了她的大腿上,她“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徐涣然为她包扎,只见她健壮的右腿血流如注,子弹在雪白的大腿肚子上穿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徐涣然解下腰带,在贺英的大腿根部扎紧,然后用白布包扎好她大腿的伤口,背上她正要走,一颗子弹擦伤贺英的肋下,射中徐涣的肩膀,背不动了,只好把她放下来。贺英一边让徐涣然先走,一边继续还击,急切地说:“这时刻我怎么能离开战斗岗位,我掩护,你们赶快突围!”她不顾伤痛继续坚持战斗。“砰砰砰”、“咣咣”枪弹声响成一片。
  
  战斗在激烈地进行,队员们的伤亡在不断地增加,贺龙的两个外甥也都负了伤,贺英的伤口在剧烈地疼痛,血在不停地从伤口往外流,她咬紧牙关,鼓励战友:“坚持就是胜利,天亮我们的人就会赶来的。”她顽强地同游击队员一道英勇地阻击敌人,使敌人不能前进。渐渐地东方透出了鱼肚白色,她知道附近的游击队、赤卫队闻到枪声会赶来救援的。
  
  正在这时,两颗子弹击中了贺英的腹部。一颗击中击中肚脐左侧,另一颗射入小肚子。小腹部的一颗是炸子,贺英的下腹部被炸开了一个洞,肠子顿时流出来一尺多长。贺英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镇定的托住自己流出来肠子,将其塞回腹中。然后一边叫人用一尺宽的白布把自己负伤的肚子紧紧缠起来,一边把自贺满姑牺牲后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八岁的外甥向轩叫过来,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将两把枪递给向轩说到:“四姥,莫哭,快去找红军,找大舅去,报……仇……”然后命令徐涣然等人撤退。
  
  向轩接过枪,含着泪水和徐涣然等人一起撤退了。
  
  贺英见众人撤退,她又端起枪来和敌人厮杀。时间一点点过去,她腹部缠着的雪白的绷带已经完全被鲜血浸透,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突然,敌人射来的一颗子弹击中了香大姐的胸部,射穿了她的心脏。她永远地倒下去了,她把一切都献给了这里的人民。
  
  覃福斋终于带人冲进场屋,只见贺英凤眼圆睁,背靠墙壁坐在血泊中,手中仍然持着双枪。慑于贺英的威名,竟然没人敢上前查看。覃福斋命人对贺英的尸体又放了一排枪,见贺英全无反应,这才确定贺英的确断气了。
  
  覃福斋下令将贺英的尸体和重伤昏迷的贺戊妹抬去县城领赏。走到村外一块水田里,突然听到身后洞长塆喊杀连天,原来徐涣然带着增援的赤卫队赶回来了。情急之下,覃福斋一刀砍下贺英的头颅提在手里,又割下贺戊妹的首级将其杀害,然后命人将两女的四肢砍下,十来个团丁每人各扛一节尸块,加快速度,逃了回去;徐涣然等人重夺洞长塆却不见了贺英姐妹的尸体,第二天敌人发布告示,声称已经将“巨匪贺仙姑等人击毙正法”,贺英姐妹的头颅,被肢解的四肢和赤裸的躯干被悬挂在四门示众。
  
  得知大姐贺英、二姐贺戊妹英勇牺牲,还惨遭分尸示众,贺龙心如刀绞,恳求贺炳炎去收尸,他说:“你带点钱去,总还剩得有点骨头渣渣吧,收拾一下。”
  
  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收拢了烈士的遗体,缝合起来入殓安葬,解放后,烈士的遗骨被迁葬到了烈士陵园。
相关文章推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