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www.gs5000.cn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历史人物 >

战友复原杨子荣是怎样牺牲的?胸部连中三枪

时间:2016-03-27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
  杨子荣出生在山东省牟平区,牺牲在黑龙江省海林市。他的剿匪传奇被曲波写入《林海雪原》一书中。追溯历史真相,英雄是怎样牺牲的?英雄牺牲后的葬仪如何?2014年,我和王学俭(现年90岁,曾任牡丹江军区宣传干事,《铁道兵》报社首任总编,和杨子荣、高波烈士合过影)一同去看望了杨子荣生前的老领导徐诚之(现年95岁,曾任牡丹江军区宣传科长,杨子荣追悼大会的主持,离休前任铁道兵党委常委、政治部主任,是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在世职位最高的一位老首长),他向我们讲述了杨子荣许多鲜未人知的故事。
  战友复原杨子荣是怎样牺牲的?胸部连中三枪
  本文作者(左一)与杨子荣生前所在部队领导(中)原铁道兵政治部主任徐诚之、杨子荣生前战友王学俭(右一)合影
  
  杨子荣是怎样牺牲的?
  
  1947年2月,牡丹江地区大股土匪均被消灭,部分逃跑的残匪尚待肃清。2月22日牡丹江军区二团得到土匪郑三炮在闹枝沟一带活动的可靠情报,团里便决定由侦察排排长杨子荣带两个侦察班,一个机枪班以小分队形式,采取“侦打结合”的办法歼灭他们。
  
  二团副政委曲波(小说《林海雪原》作者)认为这个宁死不投降的土匪郑三炮不容易对付,便向军区请示要求亲自参战指挥,随小分队和杨子荣一起进山。军区领导批准了曲波的请求,军区侦察科科长罗江为了学习杨子荣的侦察经验,还派了褚光彩等两个侦察员同行。
  战友复原杨子荣是怎样牺牲的?胸部连中三枪
  曲波同杨子荣研究了作战方案,认为白天部队行动目标大,根据以往打土匪的作战经验,因白天小分队行动在明处、土匪在暗处,决定夜里打土匪相对比较理想和安全。
  
  小分队经夹皮沟赶到闹枝沟时已是晚上,落脚到一位打皮子(梳理皮毛)老人的窝棚休息。在烤火时,战士们都主动检查武器,做战斗前准备。因行军走得急,没有带擦枪油,打皮子老人提出用野猪油擦枪的建议。杨子荣根据情报和老人的指点判定了土匪大致活动方向和地点。
  
  第二天天刚放亮时,经过雪中急行军,小分队在一个山坡上根据脚印找到了土匪藏匿的马架子窝棚。这时,土匪郑三炮在窝棚里似乎听到点动静,便叫土匪马连德出外看看,看完后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就回窝棚去了。这时杨子荣紧跟土匪带头冲向窝棚,一脚将门踹开,大喊:“不许动!举起手来!”
  
  屋内传来土匪拉枪栓的声音,杨子荣立即扣动匣子枪扳机就打,可是没想到枪根本就没有打响,再打一枪也没有响,紧跟上去的孙大德的苏联转盘枪也没打响。前些年小分队战士魏成友在世时,我曾特意问过此事,魏老说:“擦过的枪都没有打响,没有擦过的枪都打响了,究竟是因为用野猪油擦枪的原因,还是其它枪械故障,这么长时间也无法考证,那时冬天都在零下四十多度。”
  
  窝棚内匪徒的枪响了,杨子荣胸部连中三枪,晃了晃就倒在门旁,血流满身,想要说话,没等说出来就停止了呼吸。曲波和战友赶上来看到杨子荣牺牲了,都十分悲痛,于此同时,所有的机枪、步枪一齐向窝棚内开火,孙大德爬上了窝棚顶,顺烟筒一起扔进了五个手榴弹,7名土匪,5死1伤1逃。
  
  这次战斗是牡丹江军区二团在海林的最后一次战斗,也是我军在牡丹江地区剿匪的最后一次战斗。
  
  杨子荣是谁开枪打死的?
  
  开枪打死杨子荣的土匪叫孟同春,原名孟连振,1909年出生,黑龙江省宁安县人,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外号孟老三,家住距杨子荣牺牲地约20公里的羊脸沟屯(现在是海林市柴河镇阳光村)。1946年10月孟同春在新海县(现海林市)黑牛背的闹枝沟参加土匪。
  
  后来负伤逃到他那里准备养伤的土匪共6人,有“国民党滨绥图佳保安军第三旅”旅长李德林的卫队长丁焕章(曾当土匪营长)、供应部长刘维章(曾当土匪副营长)、惯匪郑三炮(曾当副连长)、程树林、牟成顺、伙夫马连德(都是土匪)。www.gs5000.cn
  
  孟同春开枪打死杨子荣后,逃到牡丹江躲藏了一年后又回到老家,在海林杨子荣烈士纪念馆内,至今陈列着孟同春1969年3月19日在公安机关的口供:“这时,我看到屋外那个人手里枪没有打响,我就随手从怀里掏出枪扣动扳机,‘叭’的一声,门旁边人就倒下了。”
  
  开枪之后,孟同春夺门而出,趁着天还没有亮就逃了出去。战士们朝他开了枪,“我帽子上中了几枪,棉裤也打开了花,我没命的跑啊。”
  
  在纪念馆内,还陈列着海林县革命委员会1969年7月25日关于对历史反革命分子孟同春的结论意见:“在文化大革命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孟同春在党的政策教育下,主动坦白交待了其反革命罪行,杨子荣身中三枪牺牲,但我只打了一枪,其他土匪谁打的另两枪,因都已炸死,也就无法考证。后认罪态度较好,被判刑8年,出狱后定为历史反革命分子,戴帽接受群众监督改造。”1989年5月孟同春病死在海林市柴河镇阳光大队侄女家,终年80岁。
  
  受伤的土匪是伙夫马连德,他当时正躲在锅台后边,把大锅顶在头上,没有被手榴弹炸到要害。住在海林市二道河子镇沙河村(在文化大革命后期,清理阶级队伍中被革命群众揪出,在生产队管制参加生产劳动),后病死在女儿家。
  战友复原杨子荣是怎样牺牲的?胸部连中三枪
  杨子荣的葬礼
  
  杨子荣牺牲后,立即传遍了二团上下,曲波向军区请示,要求把杨子荣烈士追悼会及葬礼安排隆重些。部队派人到牡丹江请来了殡仪馆的永合班(乐队)。在军民追悼杨子荣烈士大会上,牡丹江军区宣传科科长徐诚之主持了大会,军区首长、各团代表、二团指战员、新海县领导及各界代表参加。
  
  追悼大会开始,奏完哀乐,军区首长宣读了将杨子荣生前所在排,命名为“杨子荣侦察排”。当时按十二杠的抬法,这是民间的风俗对死者非常尊敬而隆重的抬法,抬杠人都是选连、营以上干部担当,曲波和二营教导员张继尧(后调入海军,曾任海军舰队工程指挥部主任)抬头杠,前导两挺重机枪、左右各一挺,机枪后是一个班的全副武装的战士,接着是永合班,每人吹奏一尺八的唢呐,中间是杨子荣烈士的棺椁,棺椁后面是西乐队,再后是军区首长、二团指战员、地方领导和各界代表群众。送葬的人数以千计。
  
  灵起,两挺重机枪对空射击,永合班吹奏“哭皇天”等曲牌,一路上,机枪射击声,唢呐的哀曲,战士的哭泣,加之送行人胸前的白花,这种悲切的场面,是缅怀英雄杨子荣最隆重的悼念方式。
  
  棺椁抬到海林东山角下后,将棺椁推进墓穴。烈士墓前木制的纪念碑右上角由牡丹江军区政治部主任王希克(曾任牡丹江军区二团、五团政委,东宁,海林,阿城县委书记,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二分部部长兼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亲自为墓碑题词:为建立独立民主而奋斗的烈士千古。正中书写:英名永在,浩气长存。下款是: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二月二十五日。(作者为海林市政协委员牡丹江军分区军史馆顾问邹延林)
相关文章推荐:
  • 历史上的杨子荣,杨子荣是怎么死的?
  • 《智取威虎山》杨子荣简介,杨子荣的故事
  • 杨子荣的生前身后事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