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www.gs5000.cn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国故事 >

民国震惊中外的临城大劫案

时间:2013-02-16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

   1923年5月6日凌晨,在津浦线上疾驶的由上海开往北京方向去的第二次特别特别快车从江苏形势进山东境内,经过沙沟车站,往临城站驶去。四十名外国游客和二百多名中国游客被劫持,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临城大劫案。

  
  关于这列火车有不同的叫法,有人把它习惯“蓝钢皮”,因为是从美国刚刚买回来的,中国第一列全钢外壳列车。有的称它为“京沪第一次快车”,也有的称它为“世界联运客车第二次特别快车”。列车分为头等。二等、三等车厢。头等车厢的车票只卖给往来于北京、南京、上海三地的中国部分官员和外国人。
  
  当时车上不少重要的乘客,有美国红十字会护士总代表、法国公使馆参赞,美国总统顾问,还有参加山东黄河宫家坝堤口落成典礼的外国记者和外国旅游者数十人。其中还有带着新婚妻子度蜜月的墨西哥人,带着漂亮秘书的意大利人。
  
  当火车行驶至距临城大概还有三公里的沙沟山的时候,此时大部分旅客都已熟睡,《密勒士评论报》主笔美国驻华记者本杰明·鲍威尔和一个叫做贝惠贝的法国人还在聊着天,这个叫做贝惠贝的法国人对中国的情况十分熟悉,他对鲍威尔讲:“我们已经进入了着名的土匪活动区。”
  
  果不其然,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司机在黑夜中靠着微弱的月光,发现前面黑影幢幢,拉响汽笛依旧赶不走,看来这帮人不是寻死就是来找事儿,司机于是紧急刹车。由于巨大的惯性,列车无法一时停下来,走到长约数十丈的拆去了接轨针子的铁轨上,前面机车、邮车、三等客车一齐出轨倾覆。接着就是一阵枪声,随着枪声就出现了1000多名脑后垂辫的土匪,蜂拥前来,跳到卧车上打劫财物,绑架乘客。
  
  据美国记者鲍威尔回忆,当时他突然听见刹车声,大多数乘客都从他们的座位跌了出去。他透过窗户环顾四周,之间茫茫群山,厚厚夜色,哪有什么车站。突然想起了枪声,土匪冲进车厢后,把所有的乘客都赶下车,并且洗劫了他们的行李。
  
  有一个罗马尼亚乘客试图反抗被打死,不过据北洋政府的解释是被打死的不是罗马尼亚人,而是一个叫做罗斯曼的英国人。下了火车的旅客都光着脚,由于鲍威尔和那个法国人主动交出了武器而被允许穿上了鞋。
  
  案发后几个小时,北洋政府和各国驻华使团都做出了重要的反应,但是当晚无论是北洋政府抑或是各国驻华使团对这一事件的具体情况还不明朗,他们不知道这些绑匪意欲何为。有的列强又联想起往日的山东义和团运动,不寒而栗。
  
  两天后世界各主要媒体都报道了这一爆炸性新闻。5月7、8两日,英、美、法、意、比五国公使先后向北洋政府提出了最严厉的抗议,美国公使舒尔曼更为迅速,当晚他就赶到了济南,去进一步了解情况。
  
  其中意大利公使最为扯淡,宣称借临城事件要对中国关税,铁路,军队,交通等进行全面托管。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日本报纸也幸灾乐祸地跟着瞎起哄鼓吹组织国际联军共管中国铁路。驻扎北京美国的军队要求采取直接行动,美国国防部长台维士甚至公然向国务卿许士建议出兵中国,不过时任的美国总统哈定尚算冷静,担心临城事件中各列强的反应会激怒中国民众。真是有先见之明的总统,要是现在的日本政府能有他一半心眼儿也行。
  
  不过,对自己的奴才政权还是要下死手的,民众不敢惹,我就欺负我的奴才,让我的奴才再去收拾那帮不听话的人民,这是列强惯用且屡试不爽的伎俩。5月9日,五国公使限北洋政府于三日内将全体被俘外侨救出,否则每隔24小时,须加赔钱。乖乖这还得了,要钱不是要命么,北洋政府顿时吓尿了,为此慌了手脚,把手头上的其余的无论大事儿小事儿都停顿了下来不干了,专门讨论营救外侨问题。这就是软骨头政府典型代表,外国主子脸色一变,立马吓尿,自己国民怎样营救倒都不关他的事儿了。
  
  西方列强继续施压,又想借题发挥提出一系列侵害主权的条件,一场民族危机迫在眉睫。如此胆大包天敢于劫持人质的人是谁呢?在政府军和土匪交战过程中土匪传出来的一封信上得知,此时幕后的老大,叫做孙美瑶。信上警告政府军,除非立即停火,否则杀害一切外国人质。看来这帮土匪真有一定的谋略,知道外国人的命在政府看来比自家同胞的值钱,毋庸置疑,这封信很奏效,政府军当天晚上便停止了追击。土匪也趁机跑回了易守难攻的抱犊崮。
  
  孙美瑶成功之后,便依照着孙桂枝的主意,先把四个外国女客释放,同时让她们向官方转达三个条件:一是迅速将围山官兵撤出十英里以外;二是收编匪军为一旅以孙美瑶为旅长;三是补充军火。绑匪的目的在于解抱犊崮之围,收编他们为国军,并不是要赎款。这帮子土匪原来是和当年梁山水泊一样,并非是真正的想和当局作对,而是想被招安,封个高官显爵,整天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北洋政府和绑匪第一次正式谈判,是在12年5月15日,谈判地点是在一个煤矿公司,官方是由山东督军田中玉和山东省省长亲自出马,匪方代表是周天松。匪方提出几个条件:
  
  (一)政府军解除包围,撤回原防;
  
  (二)收编匪军为一旅,以孙美瑶为旅长;
  
  (三)补充军火。
  
  从这些条件中可以看出,和之前让释放出的四名女人质转达的条件几乎没变。但是不久后孙美瑶却变卦了,之所以变卦是因为孙美瑶有把握官方还会让步。但是随着孙美瑶等人提出的条件越来越苛刻,谈判也变得越发的艰难,一时陷入僵局。
  
  绑匪有些等不及了,开始把三名外国人质转移到山顶,是用绳索吊上山受虐,相比之下中国人质受得待遇就差得多了,因为中国人质没有利用价值,等同于废票,所以大多面黄肌瘦,受尽虐待。而外国人质还有言论自由,还可收到外面寄来的接济。在这不得要为那个时代国民的感到叹惋。
  
  之后绑匪又令鲍威尔下山传达谈判条件,但是也是没有结果,不过鲍威尔倒是守信用的重新回到了绑匪那里。5月26日田中玉从北京回来,命令政府军加强合围,并派飞机绕山散发传单。这下绑匪慌了,要求外俘修书求和外,再次派鲍威尔携带两个比较让步的条件下山,这两个条件是:(一)政府军解围撤退; (二)收编以二旅为限。 而政府方面便相应的提出了两个反条件: (一)先释放西俘三分之二; (二)收编匪军以有枪者为限。
  
  谈判再一次陷入僵局,之所以陷入僵局是因为官匪双方彼此的不信任,官方唯恐接受了条件,匪方不放人:匪方则担心放了人,官方会翻脸不认人。双方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一个叫做陈调元的出现,此人处事八面玲珑,面面俱到。政府方面派此人上山去和孙美瑶等人谈判,最终解了围。
  
  6月2日,陈调元带着孙美瑶下了山,和政府方面的代表郑士琦签订了和平条约,当天孙美瑶的喽啰中无论男女老幼,一律给以免死证,有不愿入伍的,准其缴械遣散,个人财物准其携带回家。
  
  直到6月12日,最后一批西俘八名全部释放,13日全部回上海,这场震惊中外的世界的临城大劫案,正式谢幕,一共历时37天。
  
  孙美瑶等人也如愿以偿的被招安了,但是好景不长,孙美瑶的旅长就当了六个月。在同年冬天12月19日,被刚刚走马上任的兖州镇守使张培荣设了一场鸿门宴害死了。不由得让人感叹,你自以为自己投降接受了招安,从此为当局效犬马之劳,但是当局还是不把你当自己人看,瞅准机会,早晚还是会收拾你的。(文/张溥杰)
相关文章推荐:
  • 黄金大劫案/黄金谜案 迅雷抢先下载 国语中字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