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www.gs5000.cn

“金发野兽”海德里希遇刺之谜

时间:2017-06-11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
  如果说盖世太保是纳粹政权一把血腥的屠刀,那么握住这把刀的黑手就是党卫队保安处处长莱因哈特·海德里希。这个有“金发野兽”之称的男子是纳粹最残忍、最狡诈的鹰犬,他签署的文件让无数犹太人被送进了死亡集中营,他“保护”下的捷克斯洛伐克血流成河。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头凶残野兽最终死在了复仇者的枪口之下,他的死亡也成了历史长河中一段谜案。
  “金发野兽”海德里希遇刺之谜
  野兽发迹
  
  1904年3月7日,海德里希出生在德国下萨克森州的一个音乐世家。1921年,中学毕业的海德里希考入了海军军官学校。然而没等他在海军一展拳脚,就因为生活作风不检点而被海军扫地出门。从海军“下岗”后,海德里希通过熟人介绍和党卫队的头子希姆莱搭上了关系。1931年6月31日,海德里希和希姆莱在后者的家中见了面。海德里希凭借自己多年从军的经历和出众的口才“征服”了只当过小学校长、毫无情报工作经验的希姆莱。最终海德里希“面试”成功,希姆莱将他招进了党卫队保安处。此后,海德里希如鱼得水,1932年他出任保安处处长;1934年,他代表希姆莱接管了盖世太保;1936年,他被任命为安全警察总监,主持盖世太保和刑事警察工作,此时的海德里希年仅32岁。在此后的6年时间里,他将盖世太保打造成了一部高效、恐怖而严密的专制机器,任何妨碍纳粹政权的人都遭到了他无情的镇压。一时间,海德里希成了第三帝国中最令人畏惧的人物,躲在黑色阴影中的他被称为“金发野兽”。1941年夏天,德军占领下的捷克斯洛伐克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和罢工活动,地下抵抗组织在英国情报部门的指挥下频频出击,占领区的斯柯达兵工厂的军火产量一降再降。为了稳定自己的大后方,希特勒决定把最信任的鹰犬海德里希派到捷克斯洛伐克。1941年9月27日,穿着一身党卫军上将制服的海德里希来到了布拉格,出任“代理保护长官”。上任伊始,海德里希就下令执行所谓“教育性”处决行动。在一周之内有400多人被枪毙,布拉格市民因此送给海德里希一个新的外号——“布拉格屠夫”。紧接着海德里希开始大肆破坏地下抵抗组织,盖世太保到处抓捕反德人士、共产党员、盟军情报人员和地下黑市商人。与此同时,海德里希还实行了一系列怀柔政策,他宣布给军火工厂的捷克工人增加食物配给,还从德国请来乐团进行巡回演出,甚至不带警卫乘坐敞篷汽车在布拉格招摇过市在海德里希的软硬兼施之下,捷克斯洛伐克的抵抗活动彻底陷入了低潮。
  
  刺杀计划
  
  眼看海德里希就要将捷克斯洛伐克建成纳粹的“军工后院”,远在伦敦的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和英国情报部门坐不住了,他们认为海德里希的“怀柔”政策正在取得一种欺骗性的效果,它有可能使捷克斯洛伐克人相信,纳粹德国的统治并非不可接受。久而久之,捷克斯洛伐克很可能被德国化了。因此,从抵抗事业着想,必须除掉海德里希。而根据后来英国情报部门的解密资料,英国人知道一旦刺杀成功,盖世太保必然进行大规模的报复行动,捷克斯洛伐克的普通百姓将成为牺牲品,但英国人为认为值得冒险,因为这将会使捷克斯洛伐克人重新燃起对德国的仇恨火焰。1941年12月28日,代号为“类人猿”的刺杀计划正式开始实施,当天凌晨,7名流亡英国的捷克斯洛伐克抵抗组织成员乘坐一架英国飞机在欧洲大陆实施了伞降,这些人在英国都接受过严格的刺杀和爆破训练,其中加拜克和库比斯是行动的指挥官。成功着陆后,暗杀小组成员分头潜入了布拉格,和当地的抵抗者组织取得了联系并潜伏了下来。然而由于海德里希行踪诡秘,他的住所又受到了盖世太保的严格保护,刺杀小组在4个多月的时间内毫无机会,刺杀行动陷入了僵局。
  
  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暗杀小组获得了至关重要的情报。1942年5月,海德里希家中的古董钟表出了故障,他的秘书找到了布拉格有名的钟表匠约瑟夫·诺沃特尼进行修理,可德国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钟表匠是一位潜伏的抵抗组织成员。5月23日上午,盖世太保用汽车将诺沃特尼接到了海德里希的官邸。秘书把诺沃特尼领到海德里希的办公室,叮嘱他尽快把钟表修好,说完秘书前往隔壁房间办公。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眼前,诺沃特尼自然不会放过,他先把那座精致的古董钟放在写字台上,然后将零件全部拆开,伪装出自己正在修理的假象。接着诺沃特尼开始搜索海德里希的办公室,很快他就在桌子上看到了一份文件,上面记录着海德里希在5月27日的行程安排——这个大魔头要在当天前往布拉格机场,乘坐飞机前往柏林汇报情况。很快,诺沃特尼将这个情报传递给了暗杀小组,加拜克和库比斯决定在海德里希前往机场的路上进行伏击。
  
  伏击魔王
  
  1942年5月27日早上10点,海德里希在和妻子吻别后,上了一辆敞篷的奔驰150汽车。狂妄自大的海德里希自以为已经“驯服”了布拉格市民,他除了司机没有带上其他警卫,汽车也没有加装防弹玻璃,唯一的武器就是他和司机腰间的鲁格手枪。
  
  10点25分,海德里希的汽车出现在布拉格市区的一条弯道处,海德里希的司机减慢了速度,准备进入弯道口。这时路边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这是一名刺杀小组的成员用镜子发出的信号,意思是“野兽已经进入牢笼”。在此同时,身披雨衣、埋伏在路边的加拜克和库比斯也看到了汽车上的党卫队队旗。加拜克立刻甩掉了雨衣,操起一把斯登式冲锋枪跳到公路中央。可期待中的枪声却没有响起,这把倒霉的冲锋枪卡壳了。此时,如果海德里希的司机能加大油门逃离现场,也许海德里希能保住性命,但这个司机却是个临时顶班的新手,他被突然出现的刺客吓傻了,居然在这个紧急的时刻把车停住了。库比斯没有浪费这个机会,他把一枚炸弹扔向奔驰车。几秒钟后,炸弹在奔驰车的旁边爆炸,海德里希的腰部被弹片击中,鲜血流了一地。此刻的海德里希依旧凶狠,他和回过神来的司机掏枪向库比斯和加拜克不停地射击,他甚至还不停地对司机喊着:“追上他们,把他们干掉。”枪战很快就结束了,两位勇士成功逃脱,司机被子弹击中,海德里希则靠在汽车的发动机罩上不停地喘气。几分钟后,盖世太保赶到了现场,他们将海德里希扶上一辆汽车,送往距离现场最近的布劳沃医院。
  
  海德里希被送到医院后,两名外科医生为他做了紧急手术。海德里希的胸腔被打开,脾脏也被切除。得到海德里希遇刺受伤的消息后,希特勒和希姆莱都派出了自己的私人医生赶往布拉格。经过救治,海德里希的伤情在6月1日得到稳定,他甚至已经可以吃一些流质食物,医生向希姆莱报告说:“海德里希已经度过危险期。”可到了6月3日,蹊跷的事情出现了,海德里希的情况急转直下,居然出现了败血症的反应,医生们束手无策。6月4日,海德里希在与希姆莱见了最后一面后死去。实际上,海德里希的致死原因一直众说纷纭,第一种说法是纳粹官方说法,也就是“伤口感染说”。在炸弹爆炸时,汽车坐垫和钢丝弹簧的碎片已经嵌入了海德里希的胯骨和脏器,医生还在他的脾脏中发现了汽车坐垫的毛料填充物,这些在医疗诊断书中都得到了记录。第二种说法是生物毒剂致死说。按照一份名叫《生化武器秘史》的资料记载,暗杀小组使用的炸弹是改造过的反坦克手榴弹,其前端三分之一被拆掉,填装入肉毒杆菌(一种生长在缺氧环境下的致命细菌,是目前毒性最强的毒素之一),而海德里希死亡前的临床表现和肉毒杆菌中毒的症状非常相似。第三种说法是纳粹党内部争权夺利,海德里希死于“自己人”的落井下石。由于海德里希性格阴沉,权欲极强,因此不少纳粹高官都和他发生过冲突,在他的葬礼上,希特勒的心腹爱将、武装党卫队大将狄特里希就偷偷地和手下说:“谢天谢地,这头猪(海德里希)终于死了。”按照一些历史学家的说法,海德里希虽然是希姆莱手下第一人,但后者对海德里希大权独揽、飞扬跋扈早有不满,因此就让自己的医生在手术时动了一些手脚。以上三种说法都有一些证据支持,但都没有无可置疑到让后人信服,因此海德里希的死亡最终还是成了一段难以解开的谜团。
  
  希特勒在主持完海德里希的葬礼后,立刻向盖世太保下达了“复仇”的命令,希特勒歇斯底里地喊叫道:“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抓住刺客!所有帮助过刺客的人格杀勿论!就地逮捕一万个捷克人一万个!一个不少,统统枪毙!”为了尽快向希特勒交差,布拉格的盖世太保们编造了一封匿名的信件,一口咬定布拉格郊区利迪策村的村民们支持了刺杀活动。6月9日,希特勒下达了屠杀令,要求盖世太保将利迪策村夷为平地。当天晚上8点,党卫军上尉马科斯·罗斯托夫带领大批的士兵包围了利迪策村,他们将村民们驱赶进了村长家的大院。第二天早上,村中184名15岁以上的男子统统被就地枪决;195名妇女和大多数儿童被送往了波兰的集中营,她们中绝大部分的人都死在了那里。全村只有9个孩子经过“种族专家”的鉴定,被认为值得接受“日耳曼化”的教育而活了下来。屠杀完成后,盖世太保又派来推土机将整个村子夷为平地,连宠物和家畜也无一幸免。然而,德国人的报复并没有到此结束,布拉格附近的屠杀一直持续到当年秋天。按照盖世太保的统计,在海德里希死后所进行的“惩罚行动”中至少有5000名平民被处死。至于那些暗杀海德里希的特工小组成员,也因为叛徒告密而被盖世太保包围在了一座教堂中。除了一名叛徒外,其余7人全部壮烈牺牲。为了泄愤,盖世太保将他们的亲属、朋友以及掩护者共计250人统统送往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绞死,纳粹又欠下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一笔血债。
相关文章推荐:
  • 金发野兽海德里希之死:类人猿计划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